<acronym id="65d1a"><label id="65d1a"><xmp id="65d1a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<p id="65d1a"><label id="65d1a"><xmp id="65d1a"></xmp></label></p>

      <td id="65d1a"></td>

      <acronym id="65d1a"></acronym>
      <object id="65d1a"><strong id="65d1a"><noframes id="65d1a">

      <p id="65d1a"></p>
    1. <tr id="65d1a"><s id="65d1a"></s></tr>
    2.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頻道 > 社會新聞

      大學生兼職做主播,遭公司索賠28.2萬

      涉事公司:直播時長遠未達約定標準 律師:違約責任過高,簽合同時應注意違約金條款

      2023-07-05 09:47:36  來源:  作者: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    res03_attpic_brief.jpg

        周明(化名)在回看直播畫面。


          不懂直播?沒事!安排運營一對一教學;沒有一樣拿得出手的才藝?放心!免費安排培訓……

          近年來,直播行業快速發展,面對這樣的宣傳,不少涉世未深的學生也想通過兼職的方式進入網絡直播行業,獲取報酬。但在經驗不限、學歷不限的“無門檻”“低齡化”招聘信息背后,往往存在著各種各樣的風險。

          長沙大學生周明(化名)在2022年高考前夕成為一名簽約兼職網絡主播,卻在停播后遭公司索賠28.2萬元。7月3日,三湘都市報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。

          ■文/圖/視頻 三湘都市報全媒體記者 楊潔規 實習生 譚明宇

          遭遇

          收益2萬多元,卻遭索賠28.2萬元

          2022年5月,高考前夕,周明已經通過高職單招確定入讀長沙某大學,便想著找份暑假工。

          經朋友介紹,周明加入了株洲簡影網絡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株洲簡影”),并簽訂了直播演藝的《藝人經紀合同》。合同約定,雙方合作期限從簽合同當日起計算,到2025年6月10日為止。合約期限內,周明每天要進行不少于6小時的有效直播,每月有效直播天數不低于26天,前兩月滿足直播時長和標準,可獲4000元的保底金。同時,合同還對直播分成、權利義務、違約責任等事項作了明確約定。

          開始直播后,周明在短時間內積累了一定人氣,并從中獲得一定收益和傭金分成,“通過話術和賣慘,向直播間的大哥大姐要打賞,我能分到打賞金額的三成?!?/p>

          2022年9月,周明開學,因學業繁重,無法達到約定的每日直播時長。今年1月,周明暫停了直播。

          周明沒想到的是,3個月后,自己收到了成都仲裁委寄來的《仲裁申請書》。株洲簡影認為,周明擅自停播的行為已構成違約,向成都仲裁委提出仲裁,要求解除《藝人經紀合同》,并索賠28.2萬元違約金。

          周明給記者算了一筆賬,從2022年5月23日到今年1月,總共收益20700元?!艾F在要我賠28.2萬元,想不通!”周明氣憤地表示。

          有類似遭遇的,并非周明一人。2022年7月,高考結束的黃樂(化名),也與該公司簽訂了《藝人經紀合同》,并于今年2月停播,共收益7000余元,被公司索賠22萬余元。

          公司

          已交由律師處置,暫時無法回復

          7月3日,三湘都市報記者找到株洲簡影網絡公司在株洲的辦公地。公司門口,立有一塊招募主播的宣傳海報,宣稱保底5000元至8000元,不限經驗、不限才藝,公司統統免費安排。

          針對周明、黃樂等人反映的情況,公司工作人員表示并不清楚,要找公司老板付先生對接。

          記者致電付先生,對方稱此事已交由律師處置,且自己在外地,暫時無法回復。

          調查

          按合同約定,違約將面臨近百萬元賠償

          記者在周明提供的《仲裁申請書》上看到,株洲簡影詳細列明了相關事由及索賠依據。

          株洲簡影稱,自2022年9月開始,周明的直播有效天數、有效小時遠未達到合同約定的標準,其賬號于今年1月17日直接退出了公司的關聯公會。周明的行為已構成違約,遂要求周明承擔合同約定的全部違約責任。返還2022年6月至2023年1月期間,從公司領取的保底金、激勵金以及直接從平臺提取的收益共計2.07萬元;賠償2022年5月至8月期間,公司為其提供的直播培訓、場地、流量等扶持費用;賬號上1196個粉絲,按每個粉絲最低價值100元計算,共計賠償14.4萬元;對合同剩余未履行月份,每月按3921.8元的標準進行賠償,共計5.72萬元。此外,還有5萬元懲罰性違約金,1萬元律師費。

          記者注意到,《藝人經紀合同》的“違約責任”中明確約定:主播未取得公司書面同意自行停止直播的,主播承擔合同其他全部違約責任(返還罰沒收益、直接損失、間接損失等)的同時,還要賠償懲罰性違約金80萬元。雙方存在爭議,均提請成都仲裁委員會按照該會仲裁規則進行裁決。

          “公司的意思是,如按合同索賠,我要賠近100萬元?!敝苊鞅硎?,在他印象中,所謂的各項扶持,只有剛開始直播時投了200元買流量;500元一個課時的培訓,也就是教授直播話術,沒有其他。

          “算上我,公司已經向七八個主播進行高額索賠了。最關鍵的是,公司明明在株洲,卻選擇去成都申請仲裁。我懷疑是公司故意設置的合同陷阱,目的就是索賠?!敝苊餮a充說道。

          目前,周明、黃樂已準備通過法律途徑為自己維權。

          律師說法

          涉事公司主張的違約責任明顯過高

          “《合同》中有80萬元的高額違約金條款,我看到如此高的違約金,肯定不敢簽這個合同?!焙戏ń÷蓭熓聞账蓭煑罹V分析認為,涉事公司主張的違約責任明顯過高,合同違約金應當按照實際損失為依據,且主張方須承擔舉證責任。

          楊綱表示,涉事公司明知簽約對象是在校學生,仍然與其簽訂長時間經紀合同,設置高額違約金,人為設置合同陷阱,同時造成多起同類型合同糾紛案件,可以理解為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的行為。從民事案件角度看,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的民事行為無效。

          律師提醒,直播行業的求職者在與演藝公司簽訂合同時,應特別注意賞罰條款、減薪條款及違約金條款,發現合同漏洞應追問,必須保留證據,不輕信他人口頭承諾。



    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      舉報此信息
     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      亚洲精品97久久中文字幕无码_国产成人午夜福利免费无码r_久久国产高潮流白浆免费观看_女同另类国产精品视频